有些事情
第一次會怕
第二次以後就會習慣
例如...被咬
(就像在中國急診室工作的同學已經習慣看到我一樣)

有些事情
第一次會震撼
第二次以後會有表面上的漠然
可再不想看到
還是會一直遇到
就像是 安樂 死

第一次看到安樂死
是去年四月
一隻很漂亮的白色老北京

那隻老北京住院後
就一直乖乖的坐在他的籠子內
不吵不鬧
乖乖的
比起其他整天無所事是,拼命鬼吼鬼叫的狗狗
或是一靠近就張牙舞爪的喵
那隻老北京格外討人喜歡

新人的我
還不會去看病歷上代表著狗狗狀況的詞句
只想要摸狗陪狗玩(..在一個工作繁忙的地方,這種人真的..很欠扁...)
某天早上
聽說那隻狗要被安樂死
在中午..

其實我根本不需要留下來
醫生也覺得我不該留下來看(他後來一定後悔沒把我趕走)
可是我覺得
以後,一定會面對很多那種事
所以,我想留下來看
我以為,只要假裝冷漠,就可以無動於衷..
可是..

那隻老北京
被抱出籠子時
依然溫順的乖乖趴著
甚至
在醫生手上的針頭
進入他血管時 
他依然沒有掙扎

像是無動於衷
更多像是放棄

醫生慢慢的把過量的麻醉藥推進他的血管
然後
他靜靜的躺下
就像他以往一樣
靜靜的
沒有任何反抗


不想哭的
可是卻不受控制的拼命哭了出來
越不想哭
眼淚就流的越凶

醫師ㄧ副"我就知道"這樣的表情
無奈的說"這隻狗眼睛和耳朵早都聽不到了,已經進出醫院很多次,身體的狀況越來越差,拖下去只會更痛苦,主人不想讓他痛苦才會下這決定.."

我知道...
只是..............

同事要我先離開去吃飯
狗狗的遺體他會整理
明白自己留在當時那個情境只會造成自己和別人的負擔
所以先離開
到樓梯間,深呼吸一口氣
假裝什麼事都沒有

下午開始時
遺體早就整理好在遺體該在的地方
籠子也收拾乾淨

少了那隻安靜的老北京
其實沒什麼差
其他的狗還是一樣的吵鬧
喵咪還是一樣的凶猛
兔兔還是慣例的機車

然後
那件事之後
我也漸漸習慣了動物的安樂死
漸漸習慣整理遺體
習慣在面對死亡時
還能維持平常心情的談笑風生

不在這個情境的人
很難諒解這時候還笑的出來的人吧?
只是,這時候若不逼自己把情緒脫離
讓自己陷入那個死亡的情境中
那..其他還存在的,還在生死間掙扎的生命們
誰去照顧?

誇張而反向的情緒表演
是為了掩蓋悲傷的刻意表現

安樂死的原因有很多種
因為病痛
因為醫療費用
因為家屬不能照顧
因為..其他很多不是理由的理由(尤其是寵物店或繁殖場)
不管如何
當身為家屬(主人或是...老闆?)簽下同意書
醫院就得執行劊子手的工作


簽下同意書就離去的家屬們
其實很少看到
那些小動物們
即使病的再怎麼虛弱
在要打麻醉劑的時候
還是會拼命的反抗
努力的
想要維護自己最後的一點點生存權
在瞳孔擴散的前一瞬
盈滿其中的恐懼

在台北時
會有人打來問說我們醫院能不能做安樂死?
(喵的, 是哪家缺德醫院自己不想做還推薦我們醫院?)
有印象的是
某天半夜有一個女生打電話來
語氣很不好的問有沒有在做安樂死?
他說她的狗病的很嚴重,某醫院建議安樂死,不過他們沒有做,問我們能不能做?
語氣很不好
我委婉的說
有,不過建議先帶狗狗跟醫生討論看看,說不定除了安樂死,還有其他可以讓他比較舒服的方式?
她很生氣的說:是不是不能做安樂死在找理由?就說病的很嚴重了還討論什麼?
然後就掛電話了

她大概不能理解我為什麼不喜歡"安樂死"這件事
就像我也不能理解,為什麼不想再試試看生命另一個存續的機會?

基本上
我並不反對安樂死
尤其在那動物的狀況已經只剩痛苦,沒有生活品質的時候
安樂死是給那生命最後一點尊嚴的結束
可就因為安樂死已經是最後一步
走了,就再也沒有後悔的餘地
過去那個動物陪伴自己的日子,
那個溫暖的身體,圓滾滾的眼睛,認真傾聽的耳朵,舔舔後口水還會牽絲的舌頭,搖來搖去的尾巴...
就永遠永遠不會再回來
所以我才希望
如果還有希望
還能有希望
努力再給他一條路
生命也許可以經由買賣獲得
相處的情感回憶卻不能再次拷貝複製

安樂死與寵物店

拜某些寵物店之賜
我很討厭,很討厭繁殖場
(去學寵物美容後更討厭了)
很討厭
所謂品種犬的販賣

在寵物店歡天喜地買狗回家的主人們
大概不會想知道
為了讓他們能買到在最可愛年紀的小狗
有多少狗狗喵喵,沒有名字,被稱為種公種母,一輩子的生活只是擠在小小的籠子裡吃喝拉撒睡
只為了拼命的製造一種稱為"小狗(或是小貓)"的商品
那些被製造出來的"小狗(小貓)"
再經過天生外貌上所謂標準規格的框架後
僥倖符合規則存活下來的
被送到各種寵物販賣通路
在那框架外的.........就是品質不良的商品, 不需要保留佔空間

到寵物店的
運氣好被買走
運氣不好
....過了賞味期限的商品,也沒有保留價值

另外還有
在寵物店裡
因為老闆的不在意,店員的疏失,顧客的無知
小狗小貓們
沾染上了傳染病
死不了的皮膚病就算了
可是還有,一些高傳染性死亡率又高的疾病

病毒性腸炎醫療頗費金錢又死亡率高
許多店家都對主人說那只是寄生蟲拉肚子,吃個驅蟲藥就好

空氣傳染的犬瘟(許多店家都稱呼為麻疹?)
若處理不慎
整家店裡的狗狗會一起得
很不幸的...
我看過很多在寵物店生病的狗狗
卻沒有一個飼主有在寵物店遇到真正負責的態度
寵物店東怪西怪,怪醫生診斷錯誤,怪飼主回家照顧方式不對..
卻沒一家願意告訴飼主真相

得了犬瘟的狗狗
即使還不一定會死
可是因為是空氣傳染病
店家不願意花錢照顧,也不願能帶回店裡繼續賣,傳染給其他狗狗
所以就是安樂死

幾個月大的小狗們
也許才離開媽媽幾天
也許不久前才被顧客摸摸抱抱,說好可愛好可愛的小狗們
就在這連求生的機會都不允許的情況下
被迫結束了還來不及看這世界,呼吸正常空氣的生命

某些日子
這種事我遇到的特多

所以
因為不想接觸生死而離開醫院
為了想一直跟小動物在一起而學習寵物美容的我
卻絕對不會想去寵物店工作

繁殖場
一個以製造出生命為目的的場所
瀰漫著的卻是讓人噁心的死亡氣息


這麼說來
去年有一隻我本來說要認養的流浪瑪爾 小白
在狀況變差的當天卻被其他醫生帶走了
後來聽那位醫生說
是之前那隻老北京安樂死時在場的那位同事說
如果小白死在我家裡,我會哭

嗯...
其實我沒那麼脆弱的說...
還是他當時被我嚇到的陰影還在?
...我對不起他...
創作者介紹

My vestige

juli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